• <tr id='pfqw0'><strong id='pfqw0'></strong><small id='pfqw0'></small><button id='pfqw0'></button><li id='pfqw0'><noscript id='pfqw0'><big id='pfqw0'></big><dt id='pfqw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fqw0'><table id='pfqw0'><blockquote id='pfqw0'><tbody id='pfqw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fqw0'></u><kbd id='pfqw0'><kbd id='pfqw0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i id='pfqw0'></i>

        <ins id='pfqw0'></ins>
      2. <fieldset id='pfqw0'></fieldset>
        <span id='pfqw0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pfqw0'><strong id='pfqw0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acronym id='pfqw0'><em id='pfqw0'></em><td id='pfqw0'><div id='pfqw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fqw0'><big id='pfqw0'><big id='pfqw0'></big><legend id='pfqw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dl id='pfqw0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pfqw0'><div id='pfqw0'><ins id='pfqw0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板凳成精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一、送喪鬼

            劉傢灣離我們村大概二十多裡山路,歷史上兩個村莊經常通婚,所以彼此之間親戚多,親傢多,劉傢灣人有時候下山趕集,來不及回去瞭,一般就歇息在我們村。

            我們村以前有個人稱張三爺的老漢,親傢就在劉傢灣。有一年,張三爺親傢的小兒子娶媳婦,親傢老早就拿著點心請瞭張三爺去幫忙,臨近的時候又專門打瞭招呼。

            張三爺女兒出嫁瞭,一個兒子又在外打工,傢裡的雜事實在多,他打算把傢裡的事情都安排好瞭再去劉傢灣幫忙,這樣就不用三心二意瞭。

            一直到距離劉傢灣親傢小兒子婚事的前三天傍晚,張三爺傢裡地裡的事情才忙出一點眉目來。他心裡愧疚,親傢那麼早就請瞭他,可是他一直忙到這個時候才能去。

            於是,他決定連夜就去劉傢灣,晚上住一宿,第二天一早就能幫忙,免得早上趕路耽擱。

            山路不好走,張三爺走到半路的時候,夜已經深瞭,山路兩邊的林木陰森森的,蟲子在叫,不知名的鳥兒也時不時發出奇怪的聲音,真還有點瘆人。

            這要是一般人,估計心裡會發毛,但是張三爺年輕的時候趕過馬車販過菜,早就習慣瞭走夜路走山路,所以他沒覺得害怕,隻是想抓緊趕路,在午夜前趕到劉傢灣。

            張三爺邊走邊抽著旱煙,當他拐過山路邊的一片樹林的時候,旱煙突然熄滅瞭,火星不閃瞭,也抽不出煙霧來。

            三爺拿出洋火,正打算要重新點煙呢,卻發現自己前面有一個女人,挎著個籃子,弓著背,也在朝著劉傢灣的方向走。

            三爺咳嗽瞭一聲,那女人卻連頭也沒回。三爺心想:劉傢灣我熟人多,這人也說不定是趕夜路去給親傢幫忙的人,我且上前打個招呼,要是同路,那也挺好。

            他這樣一想,就趕上前打招呼說:他姨,你這也是去劉傢灣嗎?

            這女人勾著頭,邊趕路邊說:是啊,我要去劉狀人傢。

            三爺一聽高興瞭,這劉狀人,正就是他的親傢啊!

            三爺說:巧瞭,我也是去幫忙啊,傢裡忙,一隻拖到現在瞭才能來。

            這女人還是沒抬頭,隻是語氣冷冰冰的說:我不是去幫忙的,劉狀人欠瞭我半條命一點錢,我聽說他小兒子要結婚瞭,就送一門喪事給他傢。

            三爺一聽這話,大驚失色,這什麼人啊,怎麼這麼說話呢?他被這女人的話噎的半天沒說話,心裡也騰起瞭一股氣。

            三爺是個老實人,嘴皮子不好,也不知道怎麼反駁,他一氣之下,就蹭蹭兩步搶在前面走瞭。

            三爺邊走邊胡思亂想:這女人不是去鬧事的吧?她和我親傢有什麼仇什麼怨呢,說話這麼惡毒。

            他想著想著忍不住就朝身後看瞭一眼,卻發現那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瞭,山路空蕩蕩的,一個鬼影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三爺懷著忐忑的心情到瞭親傢傢裡,山裡辦喜事的人傢,那都是徹夜喝酒打牌,親傢也沒有睡,很熱情的把他接到瞭廳房裡。

            三爺吃瞭點茶飯,等瞭很久,也沒見那個打算鬧事的女人找上門,他心想,也許我碰見的這女人是和親傢不對勁的路人,看來我是多操心瞭,算瞭算瞭,自己嚇唬自己呢,這事情不是什麼好事情,這話也不是什麼好話,自己也就沒必要給親傢說瞭。

            親傢的喜事辦的很熱鬧,來幫忙的人很多,但是就在去新娘子傢裡迎新娘子那一天,迎親車隊在回來的路上,撞死瞭一個在路邊曬太陽的老頭子。

            三爺聽到這個消息後,心裡咯噔一聲,一下子就想起瞭自己來的時候碰見的那個奇怪女人。

            好好的喜事辦成瞭這樣,親傢一傢人都覺得很晦氣,被撞死的老頭子的傢人也趁著機會獅子大開口,狠狠敲瞭三爺的親傢一筆錢,三爺的親傢為瞭孩子順利結婚,花瞭錢息事寧人,但是連連嘆息倒黴。

            三爺幾次想把自己遇見的事情告訴親傢,但是話到嘴邊,總是說不出來。

            三爺回傢的時候,聽到劉傢灣有人私下議論,說他親傢今年包瞭一點小工程,雇瞭一個女人做飯,這女人用籃子給高架上的人送飯的時候,不小心被高架上墜下的鋼管給砸成瞭重傷,腰都斷瞭。

            為賠償款的事情,親傢和這女人的傢屬糾纏瞭很久,一直到這女人傷重死瞭,親傢才賠瞭錢,但是這女人的傢人很不滿意,上門來鬧過幾次。

            三爺聽到這兒,脊背後面滲出瞭冷汗。他回到瞭傢裡,幾天都在自言自語:人千萬不能為錢昧著良心,人命才是最重要的啊!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